<li id="aqrcz"></li>
    1. <th id="aqrcz"></th>
      1. 您的位置:>天下3>心情故事>

        天下3同人小說:怎么這么巧 你也養呱啊

        2021-06-23 15:17作者:木落來源:官網 |新手卡|激活碼領取
          當大荒NPC沉迷養呱游戲之后會發生什么........  全程ooc高能慎入  涉及cp:陸張玉莫金草真摯玉戎咸彭&#8203;  張凱楓很無聊的在應龍神殿值班,他最近有點焦灼,但是焦灼無處排解,于是武力值直線上升,于是他愈發覺得最近來挑戰的少俠一個能打的

          當大荒NPC沉迷養呱游戲之后會發生什么........

          全程ooc高能慎入

          涉及cp:陸張 玉莫 金草 真摯 玉戎 咸彭​

          張凱楓很無聊的在應龍神殿值班,他最近有點焦灼,但是焦灼無處排解,于是武力值直線上升,于是他愈發覺得最近來挑戰的少俠一個能打的都沒有,雖然他還是要裝作被少俠們打到血條歸零的樣子,但是開陽一件都沒掉。

          在送走今天第一百零一波少俠后,張凱楓回到后臺打開了手機。他焦灼的來源,陸南亭呱正坐在小木桌前削木頭。

          最近,一款名為旅行青蛙的小游戲悄悄在大荒NPC中流行起來,張凱楓被人安利也去下了一個。只不過——他養的陸南亭呱基本是個死宅呱本呱,任張凱楓在包裹里放滿了氪金來的幸運鈴漆碗帳篷被單御守零食,它都不為所動根本就不出門,一門心思的削它的木頭。

          “你出門啊!!!!”張凱楓忍不住對著手機大吼,屏幕里的陸南亭呱咕咕了兩聲,似乎是在對他表示反對,削木頭削的更加認真起來。

          張凱楓捂臉,開始思考要不要刪掉這個游戲或者再養一只呱。

          這當口,倒是金坎子給張凱楓打來了電話:“喂三炮啊——”

          “我說了不要喊我三炮——”張凱楓瞬間炸毛,把對陸南亭呱的怨氣都撒在了賣給他呱安利的金坎子身上“不要給我取這種奇怪的外號,你師父沒教你禮貌嗎?”

          “這外號又不是我取的……”張凱楓聽見金坎子在電話的另一端小聲嘀咕,還有幾聲慘叫透過手機飄了出來。

          “我聽見了!!!還有不要在工作時間玩手機啊你!”

          “你還不是在玩手機!”金坎子理直氣壯,手機那一端的慘叫聲瞬間更大了些。

          “我在后臺!下班了!”張凱楓更理直氣壯。

          “好了好了不跟你皮了,我是來問你事的”金坎子理不直氣也壯“你養的那個呱不是一直不出門嗎,你怎么搞的,我養的那個快一個星期沒回來了。”

          “我怎么知道,最開始還是你教我玩的。”張凱楓沒好氣地回他“你怎么不去問你那個萬能的師父啊。”

          “我這不是不敢嗎,要是他知道我上班玩手機不罵死我才怪。”

          “那你自求多福吧。”張凱楓干脆利落地掛掉電話,切回游戲界面看著專心致志削木頭的陸南亭呱繼續發愁。

          金坎子無奈地看著空空如也的屋子,切換場景到了庭院又收割了一波三葉草,一個四葉草也沒用。他嘆了口氣又切換回室內,打開了相簿,天草呱給他寄的寫真倒是不少,從跟小蝴蝶游山玩水到跟小螃蟹見同類,稀有的不稀有的一樣都沒落下,可天草呱就是不回來。

          金坎子又嘆了口氣揮了揮手,于是眼前的少俠又團滅了一波。

          ——煩死了。他想,接著就看到前來挑戰的少俠放了本。幾個紅燒翅膀少俠臨走前相互交談了些什么,金坎子隱約聽到了BUG之類的字樣。

          ——完了,又要被罵了。金坎子心里咯噔一下,天草呱一直不回來他一氣之下就給副本增加了難度,這要是被上報上去他這個月的工資大概會扣掉一半。

          不過這跟天草呱一直不回來相比算不了什么,金坎子覺得自己玩呱的這半個月一下子老了不少,被天草呱急的。

          與張凱楓和金坎子比起來,同樣沉迷養呱的巫謝就好了不少。飛飛呱剛給她帶回來了不少伴手禮,還有個描述很可怕但是看起來丑萌丑萌的達摩——是珍品!

          巫謝開心的恨不得把飛飛呱從手機里抱出來親一口,她渾身散發出母愛般的光輝,嘴角露出老母親般的微笑,開心地把飛飛呱的桌子和包裹用各種食物填滿:“來來來飛飛你出去一趟都瘦了,多吃點,怡姐姐愛你啊~”

          沉迷另一款爆肝游戲的巫禮看著對手機露出邪教的巫謝心驚肉跳,不自覺地離巫謝遠了一點,再遠了一點。

          在巫禮巫謝的對面,巫咸看著巫彭呱開始了長達四個小時的日常說教和法術醫術指導,然后他親眼目睹了巫彭呱連包裹都沒來得及拿就奪門而出的畫面,只留下一個空屋子給了巫咸,冷漠又凄涼。

          一旁的巫真瑟瑟發抖然后抱緊了懷中的阿摯呱抱枕——真不知道巫彭是怎么從巫咸手下熬過來的,還活的挺活蹦亂跳。阿雪趴在阿摯呱抱枕上,嘴里叼著巫真給的小魚干,然后它一口咬壞了巫真的手機,巫真手機里的那只呱正在大口喝粥,巫真一動不動盯了那呱好久了。

          大荒北部的北冥被大荒傳染最近也都在養呱,不過養的不多,確切的說只有玉心一個。但是玉心有著和張凱楓一樣的憂愁。她養的狄戎呱和陸南亭呱大概是摯友,倆呱都宅的不能再宅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不過陸南亭呱好歹還削削木頭,狄戎呱干脆保持著一個姿勢一直注視著玉心。玉心被狄戎呱看的心里發毛,但是又無可奈何,

          周三又到了,游戲更新,后臺大道對著眾人總結上周的工作。

          老熊貓氣的吹胡子瞪眼,倆黑眼圈又加深了一個色度:“你們行不行了,不行我就換人了!一個二個沉迷那種手游成何體統,你們咋不都不弄個黑框眼鏡帶上?你們還能不能有個端游NPC的尊嚴了???”

          巫禮覺得自己很委屈,他可不玩這游戲,剛想反駁大道就被巫真扯了扯衣袖。他看了巫真一眼,巫真用眼神示意他去看金坎子。

          金坎子正在偷偷地瞄手機,嗯,天草呱還是沒回家。但是他的小動作被大道看到了,于是免不了又是一頓批評:“金坎子我在這你還玩手機,你自己也不數數你上個星期被投訴過多少遍了,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沉迷不要沉迷你還是沉迷了,你這個月的工資全部扣光!扣光!你看看你師父,從來都不出這些幺蛾子,你怎么不多學學?!真是豈有此理我的藥呢……”

          “等等——”張凱楓瞬間聽到了關鍵詞“你說玉璣子從來沒這些事?”

          “可是他也在玩這游戲啊”巫謝瞬間賣隊友。

          眾人眼神瞬間焦距到了玉璣子身上。

          “什么?你說你的兩只呱從來都是按時按點出門還給你帶各種珍品?稱號和伴手禮都拿全了?這不可能!”玉心幾乎是失聲喊了出來。

          “是真的”玉璣子面無表情的拿出手機打開了游戲,莫非云呱正在床上看書,點開界面,果然是全稱號伴手禮。

          “太不可思議了,你怎么做到的?”巫謝問道。

          “不知道,莫非云師父呱養了幾天就這樣了。”玉璣子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張凱楓翻了個白眼:“歐洲人,舉報了。”

          巫謝緊接著說了一句一模一樣的:“歐洲人,舉報了。”

          玉心表示贊同。

          巫咸表示不能再贊同了,他被巫彭呱的冷漠傷的不淺,特別是當他發現只要他不看手機巫彭呱就回家,一看手機巫彭呱就跑,而且巫彭呱還從不給他寄任何東西回來的時候。

          巫禮下意識地+1,說完才反應過來自己并沒有養呱。

          只有巫真拿著自己碎成渣渣的手機哭唧唧。

          更新完畢,新的一周開始,眾人回到游戲去接受新一周少俠發出的新的便當和圍毆。

          張凱楓乘著少俠們還沒打到他跟前的空當看了一眼手機,陸南亭呱終于出門了,他一激動就在戰斗的最后一口氣扔出來了好幾件開陽,可交易的那種,搞的少俠們都莫名其妙,還以為是BUG于是去找了客服反饋。

          遠在天虞島的陸南亭打了個噴嚏,手一抖將手中木頭刻出了特別大一道裂痕。

          “今天不適合出門,就先不去拜訪彤掌門和甘草掌門了,還是留在劍閣刻木頭吧。”陸南亭沉思很久,自言自語道。

          “你這根本就是不想出門吧。”前來做師門的少俠拿著劍令哭笑不得,陸南亭剛剛直接把劍令給了他,七個劍令全是尋,而且都是尋木頭。

          金坎子終于等到了天草呱的回來,開心的連帶副本難度都下降了不少,搞的前來刷本的少俠以為是自己開錯了本,紛紛都出本確認一遍再進。

          飛飛呱出門了一整天都沒回來,巫謝保持著失戀抓狂狀態保持了一整天,巫禮悄悄離巫謝又遠了些。

          巫咸新的一周也在對巫彭呱進行著日常四個小時的說教,并且試圖教授巫彭呱彈琴和下棋。巫彭呱繼續著看到巫咸一上游戲就跑路的日常。巫真本來準備關阿雪禁閉的,但是實在是不忍心,于是又把阿雪放了出來,然后帶著阿雪去買了一部新的手機。順帶值得一提的是,這次阿雪硬拉著巫真買了一部老人機,翻蓋的,根本不能養呱的那種。

          狄戎呱新的一個星期也沒有出門,保持著隨時抬頭注視著玉心的姿勢保持了一個星期。于是新一個星期的玉心侯依然在為此而犯愁,甚至有找一個醫生幫狄戎呱治治頸椎的沖動,狄戎呱的那個姿勢她看著都覺得脖子和肩膀疼。

          玉璣子保持著幾十年如一日的穩定,不過聽說他新養了一只冷喻呱,出門啥都不帶,寄回來的寫真永遠都是一個到處散落著人頭的洞穴和一只巨大的玄龜。他正為了那個冷喻呱而頭疼呢。

          不過總而言之,今天的大荒也是分外和平呢。

        [編輯:大主顧]
        上一篇:天下3手繪:大荒珍獸擬人第一彈 庭木飛紅
        分享到:

        友情鏈接:

        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