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aqrcz"></li>
    1. <th id="aqrcz"></th>
      1. 您的位置:>天下3>心情故事>

        天下3:同人小說踏青 三月初三 時風和碩

        2021-06-16 15:00作者:一笑過之來源:天下3官網 |新手卡|激活碼領取
          三月初三,時風和碩,正是個出行的好季節。  素蕊前一天就收拾好了踏青的用具,青菜齊齊的拿水燙過,燒烤調料一應俱全,看著不像是去踏青,分明是去野餐的。宋御風搖了幾回頭,見素蕊興致勃勃,連個眼神都沒給他,也只能嘆口氣,忍了。  橫豎他也不是主角,隨她

           三月初三,時風和碩,正是個出行的好季節。

          素蕊前一天就收拾好了踏青的用具,青菜齊齊的拿水燙過,燒烤調料一應俱全,看著不像是去踏青,分明是去野餐的。宋御風搖了幾回頭,見素蕊興致勃勃,連個眼神都沒給他,也只能嘆口氣,忍了。

          橫豎他也不是主角,隨她去吧。

          主角是誰呢?素蕊自然是其中一個,另一個是現任的冰心堂掌門紫荊。素蕊未出嫁前也是冰心堂有聲望的主事,和誰關系都不錯,自然少不了紫荊。奈何嫁入太虛觀后,已是很久沒有再回過師門了。

          這次出去就是兩個久不見面閨蜜的主意,又出于某些不能明說的心思,各人分別帶上自己的老公,又在素蕊提議,紫荊反對無效的前提下各自又帶了個小的。

          素蕊自然是帶著自己的寶貝兒子,甚至攛掇自家相公,將白云觀白云道長那個還不到八歲的小姑娘早早地接了來在太虛觀寄住,用心良苦,昭然若揭。宋御風扶額嘆息,但也無權反對素蕊難得一次的興致高昂,事兒就這么定了。

          至于紫荊那邊,結婚晚又沒孩子導致在這一環節她明顯的居于下風。但身為冰心掌門,夫君又是現任的弈劍掌門,強強聯合,她法子也多著——直接點名讓卓君武帶上了他初見穩重可靠端倪的大弟子陸南亭,以及和陸南亭幾乎形影不離的江惜月。

          比就比,誰怕誰啊。

          可惜計劃趕不上變化。

          三月初三早上,素蕊苦著臉給紫荊發信:“我可能會多帶一個人去。”

          紫荊回的也很快:“真是巧了,我也得多帶一個。”

          素蕊對死活拽著莫道然不松手,非要讓他也一起跟著去的的宋嶼寒無可奈何,而宋御風則是早就看透了這場郊游的本質,明白他和卓君武過去就是負責給兩個女人當背景板炫耀用的,大部分時間都得坐一起尬聊和喝茶——便也不介意多個喝茶的,有什么事還多個照應,特別是照顧宋嶼寒的話。

          宋御風無所謂,見宋嶼寒死活不松手,終究考慮到云華殿主肆意外出不帶別人也不好,莫道然又是滿臉尷尬十分有自知之明的想推脫,眉毛一挑,便將事定了下來:“剛好最近太康陛下有些動作,可能會對太虛觀有影響,師弟此行也剛好和我商討一下。”

          這樣既算是解圍,也算是把事定了下來。素蕊也知道這趟出去男人們都會挺無聊的,雖說糾結,但也只能認了。

          至于紫荊那邊,狀況和太虛觀就完全不同了。

          伏楓聽說這消息后一大早就到了*,兩腿交疊往桌子上一翹,看的紫荊眼皮子直跳——但她素來是個修養好的,又習慣了伏楓的這副相當有毒派特色的不羈樣子,便還能平心靜氣地問一句來意。孰料伏楓聽見這事兒眉毛立即豎了起來,腳放在地上,盯著紫荊道:“你要和那個卓君武出去?”

          “是我的夫君。”紫荊好脾氣地糾正他,隨后道:“多年不見素蕊,我們約好了今日踏青的。”

          伏楓道:“你還要把那個小赤佬的徒弟也帶去?”

          紫荊微微一笑,道:“畢竟素蕊成婚多年,她兒子嶼寒定是要帶著的,我與君武成婚不久,但也不想輸她太多嘛。”她說著又皺了皺眉,道,“身為冰心堂弟子,不要這么說話。”

          她最后的那句話伏楓完全沒聽進去。他怒氣沖沖地道:“要帶徒弟,我們冰心堂沒有嗎?非要帶他們弈劍聽雨閣的?”

          “南亭是君武的親傳弟子……”

          “你沒有親傳弟子,把清時帶過去不行嗎!”

          “……”紫荊哭笑不得,道:“別鬧了。”

          她說話溫溫柔柔卻又透著股不容置喙的味道。伏楓最受不了這一套,何況自己也清楚讓清時跟著這種事說什么也說不通的,不單是紫荊這頭,清時那性子和輩分也都擺著。他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提議道:“……那就夏柘?夏柘不錯!他一向穩重,特別是跟劍閣的小赤佬比!”

          “……”

          “那墨玉呢,墨玉也行!墨玉這丫頭機靈古怪,你說素蕊生了個兒子,你們帶個小姑娘去,說不定能讓她兒子出個洋相……”

          “…………”

          “那……”

          紫荊面無表情地道:“師弟,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伏楓橫眉瞪眼,毫不示弱地道:“必須要帶冰心堂的!就算這是私人聚會,你帶一群弈劍聽雨閣的人算怎么回事?!”

          紫荊忍無可忍,道:“我干脆帶著你得了!”

          伏楓順桿子就上:“可以,就這么定了!”

          紫荊:“……”

          事已至此,反悔無效。

          真可謂是,禍從口出啊。

          于是最后定下的人選,就成了一邊五個。

          因是要踏青,一行人選定的是桃溪,卓君武和宋御風早早的托人和涂山氏打過招呼,因此在太虛一行人到達的時候,黑狐管家早給他們收拾好了地方。宋嶼寒一路被娘抱著坐仙鶴早憋得不行,一聽說到了地方蹬蹬蹬地就從素蕊腿上往下蹦。好在宋御風威勢不減,眼睛一瞟過去,就只能縮縮脖子帶著怯生生的百里云裳去洗手了。

          素蕊提著籃子緊跟著下來,宋御風取出一張巨大的餐布幫她鋪開,莫道然左右看看覺得自己有點電燈泡,索性打了個招呼,帶著兩個小鬼頭去附近的狐族別院里借茶具。素蕊瞧著他背影就忍不住笑,把洗好的生菜取出來的時候還忍不住打趣宋御風:“夫君不會是早就算好的吧?”

          宋御風挽了袖子正擺盤,聞言道:“沒有。”

          素蕊還想說什么,他們帶來的那幾只仙鶴便叫起來,原是弈劍的一行也到了。紫荊從卓君武的飛劍上跳下來,拍拍身上灰,笑道:“你們這么早?”

          素蕊便把那一大摞生菜葉統統遞給宋御風,自己擦擦手,迎上去笑道:“那是自然,我們畢竟離得近些,倒是你們起的很早吧?”

          紫荊笑道:“也沒多早。你沒有等急吧?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君武的大弟子,叫陸南亭,這是江惜月。”

          陸南亭規規矩矩地行了個禮,旁邊的江惜月也跟著屈身。而卓君武打完招呼,已經很自覺地開始拾掇帶來的燒烤架了。

          互相見完禮后陸南亭接手了卓君武的工作,江惜月則替下了宋御風。云華殿主得以擦了手去別院把那三個一去不返的給逮回來,而紫荊與素蕊席地坐好后,就開始了竊竊私語。

          紫荊道:“你兒子呢?”

          素蕊道:“叫他莫師叔帶去玩了。”

          紫荊嘖嘖感嘆:“你也真放心,嶼寒那么小就讓人帶出去,也不怕出點什么事。”

          素蕊笑道:“能有什么事?莫師弟為人穩重,嶼寒又懂事,我們提前和涂山氏打過招呼了,不會出大亂子的。”

          紫荊煞有其事道:“我說的可不是這個,你不知道么,冰心蓮前陣子接了個病患,才三四歲的小姑娘,叫她堂叔給抱走準備……雖說還沒成功就被我們抓個現行,但也不得不防啊。”

          素蕊頓時擔憂起來:“……嶼寒是男孩,應該不會有事的吧?”

          “那誰知道。”紫荊道,“不過你相公的識人水平我是信得過的,你也別太擔憂,多留意些也就是了,我就隨口一提,別叫這事壞了心情。年后冰心堂諸事繁多,咱們還是說些高興的。”

          素蕊仍然面有憂色,但她并非是想不開的那種,細細想來也覺無稽,便從善如流地換了話題:“也是,對了,他怎么跟來了?”

          素蕊指的那位,正是從來了之后便一臉防賊防盜防狼防弈劍模樣,一舉一動都好像要把卓君武毒死的冰心毒派主事,伏楓同志。

          紫荊也拿眼角往伏楓那邊看了一眼,長嘆道:“……禍從口出啊。”

          素蕊便沒多問。伏楓雖是順桿子爬跟了上來,卻也不能算是不曉事的。沒故意找茬,和卓君武一人一邊進了林子去撿樹枝燒火。陸南亭手腳麻利,架好燒烤架,就將其他要處理的東西打一打包,全都抱到小溪旁的江惜月那里去。兩個人肩并著肩,一副熱戀小情侶的模樣。倒是讓背后的兩位已婚女士一陣感嘆,誰也不想過去打擾。

          “咱們這么偷懶是不是不太好?”紫荊拿胳膊肘戳戳素蕊。

          “胡說,咱們這是給他們獨處時間。”素蕊故作正經地道。

          但兩位主角確實也沒有閑著。她們為踏青準備了不少東西,除了必備的食材餐具,甚至還一人帶了一只紙鳶。這么多東西自然要好好清點一下,然后放到合適的地方去。

          “對了,那幾個怎么還沒回來?”

          紫荊愣了愣,才想起素蕊指的是去了別院的那幾個。她們這會兒是面對而坐,紫荊正朝著別院的方向。聞言便抬頭看了眼,笑著道:“那幾個不禁念叨。這不就來了?”

          素蕊便也跟著回頭,看到兩大兩小四個人正慢悠悠的往回走。宋嶼寒左手抓著一支桃枝,許是別院侍女瞧他可愛額外附送的——宋嶼寒人小鬼大,常仗著年齡小干這種撒嬌賣乖的事兒——右手則牽著百里云裳,兩個小孩胖嘟嘟的手牽在一起,隨著蹦蹦跳跳的步子不住晃來晃去。宋御風和莫道然落后他們兩步,莫道然用茶盤端著套品色上佳的紫砂茶具,而宋御風左手右手,提著兩壇還未開封的花雕。

          素蕊看了一會,掩著口笑道:“也不怕摔了。”

          紫荊也笑道:“畢竟是修行中人,倒不用擔心。”

          說話間去撿拾柴火和洗菜的也都回來了。陸南亭抱著一大包,江惜月抱著一小包。卓君武額外給紫荊抓了只小鳥,引來伏楓惡狠狠的瞪視。

          簡單的野營地一下子熱鬧起來。

          宋嶼寒正是調皮搗蛋的年齡,來來回回都用的是跑。而百里云裳畢竟年齡小,跑了一段不近的路后,便呼哧呼哧喘得小臉通紅。素蕊將百里云裳抱進自己懷里,又扯過自己兒子摸了把后頸,發現藍色道袍的后背處都濕透了,趕忙取了兩件外套出來,給兩個孩子披上。百里云裳精神不濟,打了個小哈欠就乖乖靠在素蕊身邊,要睡不睡。宋嶼寒倒還不困,等素蕊松了手,便將手里攥了一路汗津津的桃枝遞給她:“娘!你看,桃花,給你的!”

          ——素蕊笑吟吟地接過桃枝,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宋御風。

          莫道然早就溜走煮茶去了。

          一行人都是早起直接過來的,出門前只給小孩子墊了一口。索性就將自由活動安排在吃過之后。卓君武捏了個道生火把篝火點起來,紫荊和素蕊用簽子串了肉菜,又將前一天準備的竹筒飯之類拿來熱上。伏楓帶了幾味驅寒的草藥要往茶中放,意外的和莫道然聊了起來。

          非常清楚這時候該躲遠的宋御風自然沒法解釋那支桃花是他告訴宋嶼寒要送給他娘的,誰叫自己長不出三只手來提酒順便拿花呢。當然更沒料到的是,這個小兔崽子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就把功勞全圈給自己,還沒法往回搶,看來確實是欠教訓了。云華殿主深深看了眼自家兒子,邀請卓君武同去溫酒。剛好分開三處。

          陸南亭比宋嶼寒要大一點,正是小少年抽條的年紀,足足比宋嶼寒要高一個頭。江惜月就更不用提,女孩發育本就偏早。便是她比陸南亭要小,此時看來卻也差不多,還要更細心一點。劍閣與太虛觀交流不算多,她之前也沒見過宋嶼寒,不知這是個心黑的,只當是不曉事的弟弟,生怕宋嶼寒胡鬧撞塌了火,便在紫荊示意下取了紙鳶,三個小孩——去掉百里云裳——一起去放風箏。

          日頭再高一點的時候早餐終于都做的差不多。素蕊把百里云裳叫醒,給她一杯用竹筒盛好的茉莉茶捧著。紫荊去叫那幾個談性正濃的大人和玩瘋了的小孩過來吃飯,宋嶼寒摔了幾跤,沒要人喊,自己就乖乖跑去洗手了。

          一行人圍成個圈兒,紫荊素蕊打頭,旁邊坐著四個小孩子,然后是卓君武和宋御風,最后是伏楓和莫道然。餐布上放了兩位女士提前備好的糕點菜肴,新烤的烤肉,在火堆里烘熟的竹筒飯,還有兩只腌了足足半日,連骨頭都入了味的荷葉雞。大人們手邊放著茶酒,宋御風拿筷子頭沾了一點放進宋嶼寒嘴里,辣的后者一個勁地呵氣。而陸南亭早解了不得喝酒的禁令,只是在江惜月豎著眉毛的監督下,他手邊杯子里的液體,差不多只有三分之一的高度。

          “難得大家聚到一起。”紫荊舉了杯,笑瞇瞇地起頭,“今天的主題就是玩兒,都不要拘束,多吃一點兒。我可是難得下廚的,你吃得少,我就當你是看不起我廚藝。”

          素蕊離得近,和她碰一碰杯,笑道:“那是你,我可是天天下廚的,和你不一樣。”

          宋嶼寒拿自己特制的小竹筷去夾了口扣肉,高呼道:“紫荊姨做菜比娘好吃!”

          宋御風一巴掌拍他后腦上:“說什么呢,吃里扒外!”

          莫道然偏頭,壓低了聲音對伏楓道:“看見了沒,公報私仇。”

          伏楓目睹全過程,認真點頭道:“學會了。”

          覺得自己聽錯的莫道然:“學會?”

          聽的真真切切的卓君武:“……”

          但不管怎么說,早餐(或者上午餐)的質量還是有保證的,特別是在大家都有點餓了的前提下。江惜月本想幫著收拾碗筷,被紫荊趕到了一邊去,又叫伏楓帶著四個小孩去附近草地玩兒。莫道然本想跟過去,被宋御風叫住,又攔下了無所事事的卓君武,帶著茶具去溪邊柳樹下喝茶聊天,將收拾殘局的工作留給說什么也不讓別人幫忙,還嫌棄人家弄得不干凈的兩個女人。

          “這樣多好啊。”收拾杯盤的紫荊感嘆。

          “以后這樣的日子就不多了。”素蕊也笑了笑。

          “我記得你兒子再過半月就要送去劍圣那里了?”紫荊問。

          “是啊,雖說太虛觀以通靈道術為主,但劍術也要修習。以后怕是半年才能回來一次。”素蕊將吃剩的殘渣都籠到一起,用帶來的袋子包好,預備一會丟掉。

          “也別那么擔心。”紫荊道:“剛好南亭也在劍圣那里修行,這次兩個孩子認識一下,到時也能有個照應。”

          素蕊道:“拜托你了。”

          “也不用謝我。”紫荊含笑道,“若不是你邀請,我還不知怎么才能將君武拽出來。自他新收的那個小徒弟夭折已有段日子了,情緒卻一直沒好轉過來。我尋摸著,能出來走走看看,或許他會舒服點。”

          素蕊道:“總會想開的。你看這天氣多好?”

          紫荊便順著她手指看去。上午的陽光并不刺眼,透過桃葉的縫隙能看到點點星光。兩個紙鳶一高一低飛在空中,高一點的是江惜月拿著,百里云裳在旁邊鼓掌叫好;矮一點的則是陸南亭拿著,宋嶼寒站在他旁邊和他大眼瞪小眼,怎么看都像是在吵架——而負責看小孩的伏楓則心不在焉,沒過一會兒便扭頭盯一眼卓君武,有如防賊。

          她便又去看男人們的位置,宋御風和卓君武也不知在聊什么,一人拿著一根細枝全神貫注地在地上劃來劃去。莫道然在旁邊看,不時和他們低聲討論兩句。陽光和陰影交替著從他們臉上劃過,而主角們恍若未覺。

          半晌,紫荊長長出了口氣,笑道:“是啊,天氣多好。”

          柳絮飛時綠暗,荼蘼開后春酣。

          花外青簾迷酒思,陌上晴光收翠嵐。

          佳辰三月三。

        [編輯:fxg]
        上一篇:天下三休閑風景玩家喬木難休思へ葉子豬專訪 下一篇:天下3:同人手繪作品欣賞 一只撐傘滴小美人
        分享到:

        友情鏈接:

        亚洲伊人色欲综合网